零五文學 > 都市小說 > 私房孟婆湯 > 第七章 彪悍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cgzjal.tw最快更新私房孟婆湯最新章節。

    趙寶萱坐起來,仔細回憶著剛剛的夢境。

    這是她頭一回在夢里夢到見過的人。

    有什么預兆?

    那個修水箱的,真的會進影視圈?

    會像小李子一樣是正能量偶像?

    還是像宋南柱一樣成為渣男代表?

    她打開手提,進了周大師解夢專欄。

    論壇里只有兩個熱帖。

    她點進去看了一眼,是前幾天的舊帖,是新粉絲在催問帖主有沒有反饋。

    其他的帖子,顯示的更新日期還在一個星期前。

    自從周大師開了微信群之后,很多粉絲轉到了微信群去聊天,專欄里的熱度就降了下來。

    趙寶萱也加了群,旁觀了兩天之后,發現周大師基本上不在群里發言,群里刷屏還特別快,聊的都是些不著調的話題和不著邊際的推測,看著心煩,她干脆退出了微信群,還是像往常一樣只到論壇里看帖。

    她開了新帖,想了想,起了個能引起周大師注意的標題【夢見殺人了】。

    標題越彪悍,越能吸引眼球,熱度越高,很容易就能讓其他人跟帖把帖子頂上去。

    【請問周大師:我做了個夢,夢見我在追殺一個人,請問這代表什么?】

    在發帖之前,她覺得標題太驚悚,有點搏出位的意思,就改成了【夢見追殺】,點了發送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電腦上就有新回復的提示。

    趙寶萱心頭一動,周大師居然在線啊!

    點開她自己剛發的帖子,果然,一樓是周大師的親自回復,可惜只有寥寥幾個字【看發帖須知】。

    趙寶萱一拍頭,對哦,她以前總笑話別人提問漏洞百出,輪到自己的時候也一樣,丟三落四的。

    連忙在回復里補充:

    【“感謝周大師!鼓掌”!本人女,傍晚時分做的夢,夢見自己追殺一個男的,是曾經見過的陌生人,追到懸崖邊,他跳了河,他死了,我就嚇醒了。】

    點了發送,不到兩分鐘,周大師就回復了。

    【“他跳了河,他死了”?這里具體說說。】

    趙寶萱抓抓頭發,她在夢里看見的紅寶石,變成了心臟,又變成了一團血塊,還有那雙眼睛,應該是死了吧!

    【河水落差很大,在他跳河的地方有一顆紅寶石,我撿起來了,然后就醒了。】

    她隱瞞了自己覺得血腥的部分。

    這些字眼出現在帖子里,有可能會被屏蔽敏感字眼,嚴重的還會被封貼、被禁言。

    寫得不仔細,又怕周大師的回復有偏差。

    好緊張。

    跟了周大師解夢專欄看了大半年,這回終于不再是跟著別人的貼看熱鬧。

    趙寶萱發現自己超級在意周大師的回復。

    等了好一會兒,還不見有動靜。

    趙寶萱的心懸了起來。

    她搜索過追殺的夢,被追殺的夢通常都是做夢中心理壓力大。

    可是這個夢是她追殺別人呢,難道是修水箱的那個人壓力大?

    胡思亂想之際,趙青山夫妻兩個回來了。

    “萱萱,出來一下。”王翠郁一反常態的過來敲女兒的門:“你爸受傷了。”

    趙寶萱本來想裝睡,躲過跟爸媽說白天相親的事,一聽老爸受傷了,頓時驚跳起來,手提也顧不上鎖屏,就打開了門:“我爸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剛做夢,她爸就受傷了,這也太巧合了吧!

    趙青山坐在沙發上,左手大拇指纏著紗布,看著女兒一臉緊張的沖出來,連忙笑著解釋:“萱萱,不是什么大傷,就是不小心劃了個口子,貼個創可貼就行了,是你媽說玉廚館的大廚必須要有玉廚館的格調,就給我纏了紗布。”

    王翠郁不滿的嗔道:“青山,誰說不嚴重啊?你都打了破傷風,開了三天消炎藥!醫生讓你在傷口愈合前不得沾水呢!”

    趙寶萱: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是幾個意思?

    想暗示她什么?

    她是假裝聽不懂呢還是假裝看不見呢?

    “爸,疼不疼啊?”

    雖然她的關心永遠不及親媽那么感人,作為孝順的女兒,還是要問一句的。

    王翠郁很不滿意:“怎么能不疼呢?你爸疼得嘴唇都白了,外面好幾桌的客人呢,菜都上了一半了,這一受傷,我生意都不做了,馬上帶你爸去看醫生。”

    接受預定,服務到一半就取消,按照玉廚館的規矩,今天這一餐會給客人免費,還要擇日另補,外加贈送兩道由客人任選的菜式。

    對王翠郁來說,損失并不大。

    但是,這是王翠郁敲打女兒的最好時機。

    趙寶萱知道自己躲不過了,乖乖的問:“媽,我爸的手就算傷口愈合了,也沒那么快可以做事啊,是不是要我幫忙打電話給客人取消預約?”

    “你會打電話?算了,”王翠郁擺擺手:“你看你一開口就是取消預約!玉廚館怎么能趕客人呢?我跟你爸苦心經營這么多年,招牌是怎么打出來的?除了菜品一流,我們雷打不動風雨無阻的做事態度才是玉廚館的金字招牌!你倒好,還沒讓你來幫忙做事呢,你就先給我拆招牌!”

    趙寶萱嘟囔:“可是我爸做不了事,你也撐不住嘛!”

    客人們都是沖著趙青山的手藝來的,個個都知道王翠郁是不沾陽春水的老板娘。

    王翠郁嘖嘖有聲:“這下你知道我跟你爸有多不容易了吧?”

    玉廚館幾乎全年無休,幾個大節日還要想辦法加桌,那些老客戶寧愿輪桌也要等位。

    趙寶萱偷偷在心里翻白眼,語氣還維持恭敬:“媽,那我能幫你們做點什么?”

    &esp;王翠郁極不滿意:“你要幫得上就好咯!”

    王恩正走出來:“青山怎么了?”

    趙青山好不容易有了說話的機會,連忙示意:“爸,沒啥事。”

    王恩正檢查了一下:“換了別人是沒事,你這刀工就得打折扣了。”

    趙青山苦笑:“跟客人說說,盡量補。”

    這一補,等于一個月都白做了。

    王恩正樂呵呵的:“這么著吧,明天我去店里,看看有什么我能做的。”

    王翠郁就等著這句話呢:“爸,您要是愿意去那就太好了!我正好可以帶青山去醫生那里縫針,讓寶萱陪您過去,反正她也沒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半截話,順便讓寶萱去見人見世面,讓她學會看人臉色,學會說話,嫁個好人家等等這些,王翠郁沒有說出來,她爹護短。
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cgzjal.tw最快更新私房孟婆湯最新章節。
2012斯诺克世界锦标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