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五文學 > 玄幻小說 > 天醒之門 > 第三十七章 水深火熱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cgzjal.tw最快更新天醒之門最新章節。

    夕陽西下,落日余暉將倫蘇市的晚霞點燃,一時間絢爛如火。

    “咚!咚!咚!”

    羅西外科醫院的一樓,輪椅的木質轱轆,在地上發出響聲。

    喬伊斯坐在輪椅上,一身白藍條的病號服,看著反而清爽精神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艾琳娜,你確定不需要休息一下?”

    喬伊斯神色平靜,對推著輪椅的金發少女問道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為了給外人看,喬伊斯無需坐輪椅讓艾琳娜這般辛苦。

    艾琳娜沒有說話,只是搖了搖頭,勉強的神色被喬伊斯隱隱感知。

    醫院就像是迷宮,分割出了不少病區,一條條走廊還算寬闊,石鹽水的味道卻不好聞。

    艾琳娜推著喬伊斯,來到了特護病區的一間病房外,一名便裝男子很快就在長椅上起身。

    “我們是旅行者酒吧的人,同安吉拉認識,過來看看她。”喬伊斯略有感嘆,向便裝男子表明了身份。

    “讓他進去。”

    沒等便裝男子說話,穿著皮風衣的巴澤爾隊長從病區一處角落轉了出來。

    巴澤爾隊長說話,便裝男子很快敬了個禮,旋即將病房門打開。

    “隊長!”

    喬伊斯故作驚訝,不太自然同巴澤爾打了聲招呼。

    艾琳娜只是對風衣男子點了點頭,將喬伊斯推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隊長似乎不是愛戀安吉拉,更像是同情。”

    因為之前窺伺到了風衣男子,喬伊斯心中有所定位他和安吉拉的關系。

    “安吉拉的右肩,連帶秘源被炸碎了,造成秘之力反噬,能保住性命已屬勉強。”跟著進入病房的巴澤爾,在安吉拉昏睡的情況下低聲道。

    喬伊斯看著病床上,已經纏卷到了安吉拉鎖骨處的繃帶,感覺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坐在輪椅上的喬伊斯沒說話,他并未問安吉拉是遭遇了什么,才落得個如此慘重的傷勢。

    沉悶的氣氛中,喬伊斯將臉扭到了一邊。

    “她以后會怎么樣?”

    出了病房之后,喬伊斯神色愈發的沉凝。

    “即便能活下來,她也不適合留在軍方了,處里會給她一筆傷殘補助。”巴澤爾隊長露出自嘲之意。

    “我能不能經常來看看安吉拉?”

    喬伊斯似是不想紅發少女太可憐,向皮風衣男子征詢道。

    “等她情況穩定一些再來吧,處里不能一直給她安排護衛。”巴澤爾說得很坦白。

    “沒用的人,也就是沒有了價值?”

    喬伊斯只是這么一想,他并不認為軍情處都是冷血之人。

    白天的時候,亞爾林和泰瑞莎同樣來看過喬伊斯,但他卻裝作身體狀況不好,沒與二人交流多久。

    就在喬伊斯要與巴澤爾隊長道別的時候,一身古典長袍的布萊利.波頓,來到了特護病區。

    “這次你和亞爾林鬧出了大亂子。”

    臉上皺紋很深的老波頓,一見到喬伊斯就沒有好氣道。

    喬伊斯一言不發,好像被打碎了牙也要往肚子里咽。

    “帶他先回病房。”

    老波頓看了艾琳娜一眼,示意她和喬伊斯盡量少露面。

    “艾琳娜,副隊長說殺老魯伯特的兇手,已經被炸死了,你高興嗎?”離的特護病區遠了些,喬伊斯平靜言語著。

    艾琳娜忍耐心臟疼痛,只是不自然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等會兒我和老波頓有話要說。”

    喬伊斯提前打著招呼,讓艾琳娜回避。

    不只是安吉拉的病房,喬伊斯的病房門口也有一個便衣男子守衛,不過他的自由并未被限制。

    將喬伊斯推回到病房,艾琳娜旋即將他獨自留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要怎么辦才好?”

    喬伊斯暗暗著急,他感知到艾琳娜轉出病區找了處角落長椅,捂心輕輕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顆在艾琳娜心中生根發芽的種子,生長雖不是很快,可對她的影響,出乎喬伊斯預料的嚴重。

    直到老波頓推開喬伊斯的病房門,他也沒有想出太好的辦法。

    “喬伊斯,還記得之前我對你說過,鑒定工作需要做到什么嗎?”老波頓進入病房沒敲門,也毫無坐下來的意思,雙眼看向喬伊斯的目光有著些許失望。

    “您說過,鑒定工作更像中間人,實事求是很重要。”喬伊斯從輪椅起身站在了地上,對老者有著尊敬。

    “殺戮和貪婪很容易讓人越陷越深,喬伊斯,你相信命運嗎?”老波頓的話,使得喬伊斯心中一震。

    “命運是用來搏擊的。”

    喬伊斯暗暗言語,他多少能明白面前老者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剛剛進入軍情處不長時間,就有不少人的生命死于你手,一旦心中的貪婪再度滋長,我怕將來死在你手上的人會越來越多。”老波頓仿佛通過這次事件,估計著喬伊斯的未來。

    喬伊斯沒有反駁,反而陷入了思索。

    “答應我,以后不要輕易下殺手,你還如此年輕,需要的是成長,而不是墮落。”老波頓目光深邃,有著對喬伊斯的警告。

    “我以后會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喬伊斯鄭重回應,顯然是意識到了老波頓的期許。

    “你還有什么要說,或是要問的嗎?”

    老波頓得到喬伊斯的保證,也就不再追究烈焰柔情舞廳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波頓先生,自從前天晚上艾琳娜受傷之后,我覺得她有些不對勁,但又說不上來為什么,她不會有事吧?”喬伊斯心情沉重道。

    “想要保全艾琳娜,最好是將她送回生命女神教會。”老波頓搖了搖頭,不太樂觀道。

    老波頓并不是發現了艾琳娜心臟中有異樣的種子生根發芽,他只是憑借經驗和直覺做出的判斷。

    “波頓先生,還請您幫我將艾琳娜帶回旅行者酒吧。”喬伊斯想探詢艾琳娜心臟中的異樣,話到嘴邊沒能說出來。

    “過兩天你也回去。”

    布萊利.波頓臨出門的時候,又表露出了不滿。

    “這一天天水深火熱的!”

    喬伊斯坐在了輪椅上,用手輕輕推著轱轆。

    直到確定老波頓帶著艾琳娜走了,喬伊斯自己推著輪椅離開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鐺!鐺!鐺!”

    帕萊米.胡達的病房門被敲響,進來的人是喬伊斯。

    病床上的女子沒動,喬伊斯并未向床邊接近。

    “伯恩的死,我非常抱歉,那些人是找我的。”喬伊斯覺得應該給帕萊米女士一個交代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帕萊米僅僅只是出聲回應,沒有仇恨的意思,但也沒有表露原諒。

    想到身中數槍死去的小領裝男子,喬伊斯能稍微理解帕萊米女士的心情。

    夜晚病房外面的燭燈,隱隱晃出了亞爾林趴在門窗上的臉孔,這若是不認識,真容易被他嚇到。

    “這家伙有病吧!”

    對于亞爾林不分時機場合,喬伊斯暗暗發泄著壓抑的心情。

    看得見別人黑的喬伊斯,沒想他自己夜晚轱轆輪椅的動靜也很瘆人。

    沒有讓做賊一般的亞爾林再有動作,喬伊斯就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應該都走了。”

    亞爾林推上喬伊斯的輪椅,松了口氣笑道。

    “亞爾林,今天我實在沒心情同你多說什么!”喬伊斯并非是敷衍,他也想如帕萊米女士一樣,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“明天的太陽依舊會升起,嶄新的一天終將到來,喬伊斯,你的表現超乎我想象,殺人可不是容易的事,尤其是第一次。”亞爾林笑著對喬伊斯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提醒我,已經浪費了一天?”喬伊斯面無表情,讓人難以看出心思。

    “這次的機會非常好,如果你能得到處里的獎勵,不但有成為秘修的機會,你還能轉為軍情處的正式一員。”亞爾林小聲對喬伊斯道。

    一想到進入圈子和錢途,喬伊斯只是迫使自己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卡洛琳小姐的事,你還沒改變想法嗎?”回到自己的病房之后,喬伊斯對亞爾林問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會同你一起去杰羅德莊園送消息,從帕萊米那里了解到的情況,我還沒告訴處里。”亞爾林顯然是沒放棄這個來錢道。

    “亞爾林,我很好奇,你作為軍情處的情務人員,一年能夠賺多少金羅幣。”據喬伊斯所知,亞爾林這個負責打字出合約的家伙,應該沒有什么外勤軍務。

    “很困難,我的機會并不多。”

    亞爾林的無力,并不是裝出來的。

    不過很快亞爾林就振作了起來,通過烈焰柔情舞廳的事件,他甚至想好了一系列的后續鉆營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拉我出了旅行者酒吧,就不會有這樣的事,這次我能活下來實屬命大。”喬伊斯故作惱火道。

    “喬伊斯,想要掌控自己的命運,變強是唯一的出路,而真正的強大,絕對不會是一個人,謝謝你這次救了我。”亞爾林非但沒有不好意思,反而興奮笑語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人有些瘋狂啊!”

    喬伊斯只能如此形容亞爾林,至少他這時是高興不起來。

    處境不同的喬伊斯,認為現在就高興,還太早了一些。

    即便斗篷老者死了,一些明里暗里的事,還是壓得喬伊斯有喘不過氣之感。

    喬伊斯拉拉著臉不說話,他不否認經過這件事,算得上是同亞爾林經歷生死渡過了難關,但他對于日后與亞爾林聯手,卻抱著謹慎的態度。

    “這個時候不能招搖,同亞爾林捆綁上利益,只會給我帶來麻煩。”喬伊斯默默在心中估量著。
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cgzjal.tw最快更新天醒之門最新章節。
2012斯诺克世界锦标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