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五文學 > 都市小說 > 我做二哈那些年 > 第805章 老兔子?(第三更)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cgzjal.tw最快更新我做二哈那些年最新章節。

    “是誰在說話?”

    “人呢,人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哎呀,耳朵都快被震聾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眾人眉頭緊鎖,不停的環視四周。

    明明仿佛就是有那么一個人,趴在自己的耳畔大聲說話,但尋來尋去,卻怎么也找不到那個人。

    “人未到,聲先至,這是千里傳音之術!”有人面露驚駭之色,這是傳說中失傳已久的一門神奇功法。

    周士琦的眼底有濃郁的金光一閃即逝,瞟了一眼聲音的來源處后,他的臉色忽然變得有些古怪起來……

    以中年人為首的一眾靈墟洞天的管理者,在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后,頓時如蒙大赦、喜不自禁。

    “金老?”

    “是金老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終于有救了!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完蛋了!”

    “小子,識相的就趕緊把我們給放了,要不然,哼哼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士琦翻了個白眼,一群制杖,眼下誰為刀俎,誰為魚肉,你們心里難道就沒點逼數的嗎?

    居然還敢威脅我?

    以為來了大靠山,我就不敢拿你們怎么著了嗎?

    那你們就大錯特錯了!

    “我看吶,還是我下手太輕了,居然讓你們還留有余力來叫囂。”

    一念及此,周士琦面色冷然,將黑曜真解運轉到了極致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體內的那口黑洞,越轉越快,吸力也越來越強。

    是以,以中年人為首的一眾靈墟洞天的管理者,很快便發現,他們體內的真氣,比之前流失的更快,也更猛了。

    這下子,他們真的是慌得一批。

    一旦自己體內的真氣全部流失,那他們這么多年的苦修,豈不都是前功盡棄了?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即將從頭再來過,亦或者徹底變成一個廢人,以中年人為首的一眾靈墟洞天的管理者,急得都快哭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我們錯了,求求你放了我們吧!”

    “我們真的知道錯了,你大人有大量,把我們當成個屁,給放了吧!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,不,我叫你一聲爺爺,爺爺饒命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見以中年人為首的一眾靈墟洞天的管理者,再也顧不得面子和里子,丑態百出,低聲下氣的向周士琦討饒起來。

    在場眾人大多面露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這幾人貪生怕死,沒有一點骨氣的糟糕表現,更是讓待在安全區以外,猶豫著進不進的老人,氣得是吹胡子瞪眼睛的。

    “哇呀呀,真是氣死老朽了,這幾個不成器的東西,把老朽的臉都快丟盡了!”

    “回頭老朽勢必要重重的懲罰他們!”

    “就罰他們去給小虎洗澡,還有清理糞便。”

    “順便再讓他們洗半年的茅房。”

    老人輕輕地觸碰了一下右眼眶,那明顯的刺痛感,讓他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幸好沒腫起來,要不然讓老朽還怎么去見人?”

    “那個臭小子,一點兒都不知道尊老愛幼,下手還真重,老朽的眼珠子都差一點被他給錘爆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如此一來,老朽也終于能夠確定一件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臭小子,真的是邁入一品宗師境的行列了。”

    “嘖嘖嘖,那個臭小子看著年紀還不大,怎么著也還沒到三十歲吧?”

    “三十歲以下的一品宗師境,近百年來,這還是頭一個吧?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長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新人勝舊人啊!”

    “老了,老了,不服老真的是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以后啊,真的就是年輕人的天下了!”

    這樣想著,老人整理了一下剛剛偷偷回到住處,重新換好的白色唐裝。

    旋即,他以千里傳音的法門,裝模作樣的干咳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額咳!”

    緊接著,他背負著雙手,泰然自若的邁步走進安全區,往人群聚集的方向踱步而去。

    聽到那一聲仿佛炸雷般的干咳聲,在場眾人大多眉頭緊蹙,面露痛苦之色,忍不住用雙手捂住了耳朵。

    很快,便有人發現了不遠處,一個身穿白色唐裝,背負著雙手,須發皆白,有些仙風道骨的老人,悠哉悠哉的迎面踱步而來。

    只是等看清老人的那張臉后,準確來說,是看到他那仿佛熊貓眼般,烏青了一大塊的右眼眶時,眾人目光怔然。

    特別是,眼瞅著老人故意繃著一張一絲不茍的嚴肅臉,但右眼眶處卻時不時的抽搐兩下的時候,在場眾人大多努力抿著嘴,想笑又不敢笑,一個個把臉漲得通紅,眼底卻滿是笑意。

    老人的年紀盡管已經很大了,但他并不瞎。

    或者可以說,他的視力極好,不比年輕人差多少。

    是以,眾人那努力憋著笑的痛苦表情,被老人清晰的盡收眼底。

    不過,他心有疑竇,壓根就get不到眾人的笑點。

    倏地,老人神色微微一窒,他的右手,不著痕跡的撫過右眼眶。

    “糟糕,該不會是出現淤青了吧?”

    “老朽怎么把這茬給忘了,受到重擊后,淤青往往并不是當場就會出現的。”

    一念及此,老人的臉上滿是懊悔之色。

    頂這個熊貓眼出現在大庭廣眾之下,那他這次真的丟人丟大發了。

    “想我金天成英雄一世,臨老卻要晚節不保,唉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這,金天成一臉幽怨的凝視著周士琦,都是這個臭小子,打什么地方不好,偏偏打老朽這英俊的臉龐。

    正當老朽不要面子的嗎?

    周士琦激靈靈的打了個寒顫,眼前這個老頭子的眼神,怎么看怎么不對勁,感覺像是要把他活剝生吞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喵了個咪的,這老家伙該不會是只老兔子吧?”

    周士琦一下子就對金天成提高了警惕,像防賊似的盯著他。

    尤其是,他已經認出對方就是那個躲在門口嚇唬他,最后被他一拳打飛的人。

    證據就是金天成右眼眶處的烏青塊。

    金天成自然猜不到周士琦心中所想,要不然,他非得氣得吹胡子瞪眼睛的,擼起袖子就要和周士琦大戰八百回合不可。

    瞟了一眼周士琦身后,以中年人為首的一眾靈墟洞天的管理者,金天成深吸一口氣,和顏悅色道:“小友,還請賣老朽個面子,放過這幾人吧!”
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cgzjal.tw最快更新我做二哈那些年最新章節。
2012斯诺克世界锦标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