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五文學 > 玄幻小說 > 神級文明 > 第兩百七十章 王者歸來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cgzjal.tw最快更新神級文明最新章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哼,這里是我家,我當然要回來。”

    丹尼爾目光凜然,冷冷落在富勒侯爵的身上,“我只問一遍,我爺爺在哪?”

    霎時間,丹尼爾周身滔天戰意,立即暴增了幾分,儼然就是一副若不交人,他就提劍殺進去的架勢。

    富勒侯爵眼皮子直跳,暗罵這個丹尼爾到底經歷了怎樣的奇遇,怎么會在如此短時間內,獲得了如此強大的突破?

    不等他有更多的反應,又是一聲威嚇。

    “沒錯,我舅爺爺在哪?”

    眾人再次轉眸,發現在丹尼爾身后,另一個金發帥氣的青年,跟著踏進了門內。

    他手中抱著一把豎琴,面色充滿了憤慨,指尖時不時的撥動琴弦,急促的琴聲,令現場氣氛越發局促緊張,就好像有一種無形的波動,在操控著人們的情緒一樣。

    “布萊克·李頓?!”

    “5,5級!”

    多為老國主弗恩的臣子與旁系親屬,自然認得丹尼爾的表哥布萊克·李頓。

    只是當初那個弱不禁風的無用子弟,居然在今天成為了一名5級的強者!

    要知道5級實力,在這個世界通常被稱之為大騎士,大魔法師,如果放在王國軍隊中,往往是統領一軍的王國將軍!

    可這個布萊克·李頓,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這可是多少優秀強者,窮其一生都達不到的5級呀!

    比起曾經有過一段名氣的丹尼爾,重新出現在他們眼前的布萊克·李頓,毫無疑問更加令現場這些人驚嘆不止。

    來者還遠遠不止丹尼爾與布萊克兩人。

    在他們兩人身后,化身老仆的亟風劍圣杰姆·康納德,單手扶劍,氣勢全開,凌厲襲來的濃烈殺氣,幾乎一下就鎮壓了全場。

    而在老劍圣杰姆的身后,正是緩緩走近的吳輝與烈焰女王莉蓮娜兩人。

    他們這群人剛剛達到圣紫羅蘭公國的國度,就接到忠仆們的偷偷報信,丹尼爾一聽老國主弗恩危險,立即帶著吳輝一伙,一路火急火燎的沖了過來。

    走至王國寢宮,一看就知道大事不妙,入口又有富勒侯爵的近衛把守,連丹尼爾都不讓進入,甚至還以借口試圖逮捕丹尼爾等人。

    出身王室的丹尼爾自然知道發生了什么,憤怒的他,當場拔劍,連斬數名近衛,徑直沖進了寢宮。

    不過相比于前面三人的同仇敵愾,吳輝與莉蓮娜兩人則顯得低調了許多。

    吳輝本身就沒什么力量,莉蓮娜也沒有著急顯露身份,兩人就如同一場置身王室兵變之外的觀眾,饒有興致的看著周圍的一切。

    他這一次又從神國到凡間,自然是想跟看一場好戲,盡管這種戲碼在古今中外演繹了不知道多少幕。

    不過出于對自己這位小兄弟的力挺,吳輝還是揚了揚手,向身后上百名全副武裝的赫魯斯侍衛下達命令:“把這里圍起來,任何人都不許出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聲威武呼應,只見寢宮外立即傳出一連串沉重整齊的跑動聲。

    很快,寢宮內部的所有人都清晰看見,窗戶外面人影晃動,上百名以驍勇善戰著稱的赫魯斯戰士,當真將整座寢宮圍了個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最見鬼的死,這百名驍勇善戰的赫魯斯戰士,清一色全都擁有可怕的5級實力,其中為首的那位首領,居然達到了要命的7級圣階!

    這些忠心耿耿的赫魯斯戰士,自然是吳輝在一夜暴富后,親自點拔提升之后的結果。不過這些強悍異常的戰士,落到現在那些逼宮的臣子心中,就猶如一座大山一般,壓得他們氣都喘不過來。

    而且這些赫魯斯戰士都圍到了眼前,那么富勒侯爵帶來的那百多名近衛,豈不是已經全軍覆沒?

    一想到這一點,現場參與逼宮的那些臣子,都快要跪下來了。

    為首的富勒侯爵,內心更是七上八下,他做夢也沒想到那個曾經的廢材,幾乎被整個王國,乃至整個帝國拋棄的廢物少爺丹尼爾,一身實力居然突飛猛進,還搬來了這么一群援軍。

    難道,這一群人就是最近在荊棘嶺,以及魔法圣地帕特里克群島附近,鬧的沸沸揚揚的光明教廷勢力?

    根據傳聞,吳輝等人的身份,富勒侯爵多半已經猜了出來。

    現在他確實被將了一軍,但他也并非沒有反擊的底氣。

    臉色幾番變換后,富勒侯爵忽然假惺惺的熱情招呼:“丹尼爾,我親愛的侄兒,你能及時趕回實在是太好了,你爺爺重病纏身,時間已經不多了,快進去見他最后一面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丹尼爾臉色一變,連忙帶著布萊克等人,沖進寢宮內室,吳輝與莉蓮娜則不緊不慢的跟在其后。

    “爺爺!您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丹尼爾一下撲倒了老國主弗恩的病榻邊,可眼前的老國主雙目緊閉,氣息微弱,渾身都是腐臭的氣息,看起來與死尸也僅僅只是多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怪不得富勒侯爵能夠毫不慌亂,從容應對,因為他的爺爺,真的要去世了!

    “侄兒,你爺爺堅持不了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這時,丹尼爾身后又傳來富勒侯爵假惺惺的聲音,“不過你放心,等你爺爺去了,我弗恩·李頓的次子富勒·李頓,將依照傳統規矩,正式繼承圣紫羅蘭公國的公爵之位。我可以向你,以及在場的諸位保證,我富勒·李頓繼承公爵之位之后,一定會竭盡畢生所能,讓圣紫羅蘭公國繁榮富強,成為這大陸名垂千古的偉大國度!”

    只要老國主弗恩一死,他富勒·李頓在老國主弗恩沒有留下遺囑,也沒有正式確定繼承人的情況下,將順應長幼順序的傳統,正式接替老國主弗恩,成為圣紫羅蘭公國的信任國主。

    到了那個時候,丹尼爾就算幫手再多再強,也拿他沒有任何辦法,否則那就是與整個圣紫羅蘭公國作對,以下犯上的謀反!

    這也正是富勒·李頓,面對丹尼爾時最大的底氣。

    丹尼爾絲毫沒有在意背后洋洋得意的富勒侯爵,轉而撲向了一旁靜靜矚目的吳輝:“吳輝大哥,快,快救救我爺爺!求求你,救救我爺爺!我離開國都時,爺爺還好好的,可現在……”

    生老病死,確實是自然規律,可眼下他爺爺的情況,分明就是有人在搗鬼!

    “不用著急,丹尼爾老弟,你是吾主虔誠的信徒,吾主絕不會讓他的信徒蒙受欺辱。”

    吳輝自然也明白眼前發生的事情,他拍了拍丹尼爾的肩膀,隨后不慌不忙的祈愿道,“偉大的光明吾主啊,請您降下神跡,拯救被黑暗力量侵蝕的老人吧!”

    “黑暗力量?”

    “什么黑暗力量?”

    “難道弗恩陛下被……”

    被吳輝點出黑暗力量之時,現場眾多臣子頓時一片嘩然。

    他們在權利斗爭中,選擇性站隊,確實無可厚非,可要是老國主弗恩陛下要是被人陷害,那性質可就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不等這些人議論,一道純正圣光,突然破開虛空,從天而降。

    霎時間,已經岌岌可危的老國主弗恩·李頓,立即出現了驚人的轉變。

    那籠罩在他面龐上微不可聞的黑氣,開始迅速消散,蒼白的面龐也開始逐漸恢復血色。

    沒多久,老國主弗恩的呼吸也隨之強健起來,就連迷茫在整個房間內的腐敗氣息,也隨之一掃而空。

    驀然。

    雙目緊閉的弗恩,一下睜開了眼眸,張口就“哇”的一下,吐出一大灘腥臭難聞的烏黑臭血。

    這攤黑血在圣光的照射下,立即就猶如夏日的冰雪,迅速消融蒸發,其間就好似某種物體燒焦了一般,蒸騰出了大量瘆人的詭異黑氣。

    不過老國主弗恩自從吐出這口黑血之后,舒舒服服的長呼了口氣,整個人就仿佛卸下了萬斤重擔一般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老國主弗恩確實被人下了毒手,但現在偉大的光明神卻展露神跡,將他從死亡的邊緣,硬生生拉了回來!

    “贊美吾主!爺爺,您沒事了?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丹尼爾喜極而泣,一邊贊美他信仰的光明神,一邊關切著他的爺爺。

    周圍服侍在旁的老仆老嬤,紛紛跟著跪地感恩神靈,連帶著四周那些瞠目結舌的臣子們,都跟著跪伏在地,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“孩子……”老國主弗恩當真一下就好了,他從床上直起身子,緊緊握著身旁丹尼爾的雙手,一時間居然雙目濕潤,哽咽的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好一會兒,他才轉目看向吳輝,充滿感激道:“年輕人,是你……救了我?”

    吳輝不以為然的擺了擺手:“不,是吾主救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吾主?難道……”老國主弗恩深深吸了口氣,神情激動,且充滿崇敬的確認說,“傳聞是真的?偉大的光明吾主,真的回歸了?”

    “沒錯,吾主已經回歸,吾主無處不在!”

    吳輝伺機宣揚了一下信仰,很快他就發現,一道道信仰通道開始飛速誕生。

    原來老國主弗恩,及其臣子與仆從們,本就是光明神堅定的信仰者。只是老光明神消失太久,以至于這些曾經的信仰者,逐漸丟失了自己的信仰。

    現在吳輝以全新的神靈之資,重新回歸,只要他的神威籠罩之地,相信這些曾經的信徒,會很快恢復他們的信仰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們擁有一顆虔誠的心,必將得到光明吾主的庇護。”

    吳輝如今當神棍已經當的相當順了,說話間悠悠轉眸,目光徑直落到了現場唯一還站著的富勒侯爵身上,“不過據我所知,剛剛侵入老國主體內的咒力,可不是普通的黑暗力量那么簡單,而是來自亡靈主君的黑暗死氣!”

    現場頓時一片嘩然。

    “說吧,你和亡靈主君到底有什么關系?”吳輝目光稍稍一冷,一股外人微不可察的神威,瞬息就將富勒侯爵僅剩的反抗心理,徹底給擊潰。

    富勒侯爵當場“噗咚”一下,癱倒在地,密集的冷汗,一下就從他額角溢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父親大人!我,我一時被妖言迷惑了心志,求你給我一次悔過的機會!”

    富勒侯爵徹底慌亂了,他掙扎著跪伏在地,一下一下磕著頭,乞求他的父親老國主弗恩的寬恕。

    “荒唐!”

    丹尼爾從弗恩的床邊豁然站起,神情憤怒的呵斥道,“富勒叔叔,你犯的可是弒父大罪!你居然還想請求爺爺的原諒?真是荒唐!還有趕緊交代你與亡靈主君到底有什么關系?否則我必定親手將你交給宗教裁判所!”

    “亡,亡靈主君?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天吶?富,富勒侯爵,居然與亡靈主君有聯系?”

    不論是感恩神靈的仆從,還是跪伏在地上瑟瑟發抖的逼宮臣子,此時在聽到“亡靈主君”這個名號之時,全都感到了發自骨髓的寒意。

    那可是一個在傳說中,妄圖將死亡與黑暗,帶臨整個世界的可怕邪神!如果不是當場光明神將其強行鎮壓,恐怕整個世界都將因此淪陷!

    現在富勒侯爵居然和亡靈主君扯上了關系,別說在光明教廷,就是在整個人類之中,那也是十惡不赦的大罪!

    如此巨壓之下,富勒侯爵再也支持不住,直接就癱在了地上,滿臉惶恐道:“我,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那人與亡靈主君有關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,我只是想趁兄長去世,侄兒又不在國內,謀,謀取本該屬于我的爵位!”

    富勒侯爵滿臉冷汗,幾乎是咬著牙將自己內心的不甘,全數訴說了出來,“我承認我比不過兄長,可兄長已經不再了!這個公爵之位,按規矩應該屬于我,可父親大人,你,你太偏心了!”

    “于是我找到了一位巫師,他給了我一滴無色無味的魔藥,讓我放進敬獻給你的貢品之中,這樣你就會慢慢死于疾病,無人能夠識破。我想著,反正你已經這么大把年紀了,也該去了……所以我,我就在一個月前,將魔藥加進了你的酒水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說完,富勒侯爵就好像泄了氣的皮球似得,整個人都焉了下來。

    因為他明白,他的人生已經完了。

    丹尼爾聽完,滿臉憎惡,不過出于謹慎,他還是望了一眼身旁的吳輝,后者點了點頭,示意富勒侯爵所言屬實。

    于是丹尼爾再次喝問道:“那個巫師在哪?馬上帶我去逮捕他!”

    “不,不在了。”富勒侯爵擺了擺手,無力道,“那個巫師給了我魔藥之后,就悄悄走了,我后來怎么找,都找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該死!狡猾的亡靈教徒!”丹尼爾憤憤不平,遂爾轉身向老仆杰姆叮囑道,“杰姆爺爺,請你傳令下去,即刻起圣紫羅蘭公國全境,全面排查所有與亡靈主君等邪惡宗教的一切行動,我們務必要替光明吾主,將這些藏在下水道里的丑陋耗子,全部揪出來!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爺!”老仆杰姆得令。

    現場所有跟來逼宮的臣子與親眷,也在這一刻連忙與富勒侯爵撇清關系,一個個跪地求饒,努力宣揚著自己的無辜,表示他們所有的所作所為,全部是因為受到了富勒侯爵的威脅與欺騙。

    富勒侯爵已經無話可說,只得雙眼無神的癱坐在地,等待著自己的父親,老國主弗恩·李頓的發落。

    “富勒,吾兒,你一直說我偏心,不將爵位傳承于你,可你想過其中的原因嗎?”老國主弗恩坐在床榻上,長長嘆了口氣,看向富勒侯爵的眼神中,充滿了心痛,“原因就在這里啊。”

    富勒聽后身軀微微一顫,臉上隨之露出了羞愧不甘的苦笑。

    “丹尼爾,爺爺曾經教過你,成為一位國王要擁有一顆仁慈的心。”

    老國主弗恩拉過丹尼爾的手,緩緩開口,“現在爺爺就教你,在仁慈背后最不可或缺的是狠辣。”

    丹尼爾深深呼出口氣,隨即重重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老國主弗恩開始懲處惡徒,處理家事,順帶著將公國上下來了次大清洗,為接下來丹尼爾繼承公爵之位,做好先期的鋪墊,可謂用心良苦。

    不過吳輝對此就不感興趣了。

    在老國主與丹尼爾處理政務之時,他伸了個懶腰,拉著莉蓮娜開始出門溜達:“哎呀,娜娜姐都沒機會出手,事情就已經輕松解決,真是有點不盡興吶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想怎樣?事情輕松解決不好嗎?那老國主剛剛可差點就死翹翹了,難不成你想與整個圣紫羅蘭公國為敵?才開心。”

    莉蓮娜邁著慵懶的步子,頗為無語的給了吳輝一個白眼,暗忖這個家伙真是背影深厚,不嫌事大。

    “喔,對了。”莉蓮娜似乎想到了什么,一邊散著步一邊向身旁的吳輝提議說,“亡靈主君與亡靈教派在近幾十年活動頻繁,不過我們上次和他們打了一架之后,他們確實低調了不少。只是沒想到,這些亡靈教徒們,在這片大陸上滲透的那么深。這一次還是沒能抓住線索,看來要想將亡靈主君從大陸上徹底拔除,一時半會很難辦到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不急,該出來的時候,他們自然會出來,不急這一時。”吳輝擺了擺手,神色依舊輕松自如。

    實際上他也知道,亡靈主君曾經是一位不亞于海神的強大神靈,盡管同樣被老光明神重創,不過他可比曾經的海神要狡猾的多。

    現在亡靈主君實力衰弱,遠遠不復當年,但依舊是他這位新生的光明神,目前重大的威脅。

    與亡靈主君起沖突,從現在來看已經是早晚的事,不過在此之前,他這位新任光明神,要做的就是盡可能積蓄起更多的力量!

    看著吳輝從容不迫的神色,莉蓮娜也收起了心里的疑慮。

    反正這位神之子向來鬼點子多,想必已經想到了對付亡靈主君的辦法,她現在白操這個心干嘛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cgzjal.tw最快更新神級文明最新章節。
2012斯诺克世界锦标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