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五文學 > 其他小說 > 重生之女將星 > 第一百九十四章 見云生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cgzjal.tw最快更新重生之女將星最新章節。

    在肖家的這一夜,禾晏睡得很晚。

    這里不是涼州衛,房與房之間還隔有一道中門。大抵是知道了肖玨在隔壁,禾晏更加緊張。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,總覺得肖玨如今待自己,溫柔了許多。對于肖玨來說可能是隨手而為的小事,對她來說,卻總能輕而易舉的撩動內心深處最隱秘的情緒。

    禾晏翻了個身,可她自己如今,身份本就特殊,一回到朔京,關于許之恒、禾如非的所有事情都近在眼前,任與誰在一起都是件拖累。肖玨本就背負著肖家的深仇,倘若自己再連累他……禾晏深深吸了口氣,望著頭上的帳子,實在不是一個好主意。

    腦子里充斥著各種紛繁雜亂的念頭,一直到半夜她才迷迷糊糊睡去。第二日醒來的時候,竟也日上三竿了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,翻身坐起來。換上衣服打開房門,正對著院子里的臺階上,坐著個八九歲的小丫鬟,胖嘟嘟的,正捧著臉認真的看角落的螞蟻,聽見動靜抬起頭來,露出一張圓圓的仿佛年畫娃娃的臉,笑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縫:“禾公子醒了!”

    她拍了拍衣裳上的塵土站起身來,朝禾晏小跑過來,這孩子還太小,小短腿邁著,禾晏都怕她摔著了。

    禾晏問: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奴婢叫白果,”小丫頭乖巧的答道:“二少爺讓奴婢來照顧你,不過公子沒叫的話,不能進公子的屋。公子醒了,奴婢這就去廚房端早食過來。”

    她說話的聲音也是軟軟糯糯的,禾晏忍不住摸了摸她的頭,問:“你家二少爺呢?”

    “二少爺一大早就出去了,”白果笑瞇瞇的答,“二少爺臨走時說了,公子不必拘束,如果不想呆在府里,可以自行離府辦事,晚上早些回來就是了。”她想到了什么,補充道:“公子房里桌上的木屜里,還有銀票。二少爺說公子可以拿著用,有什么其他需要的,就直接跟奴婢說,奴婢會跟大奶奶稟告的。”

    這小姑娘渾身尚有抑制不住的奶氣,說話卻頭頭是道的,禾晏失笑,“你這么小,你家二少爺怎么會讓你來服侍我?”

    “奴婢的爹是府上管事的,”白果驕傲的挺了挺胸,“二少爺點奴婢過來,奴婢一定能照顧的好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謝你啦。”禾晏笑道。

    白果很興奮,似乎是第一次領這樣重大的差事,回道:“公子是二少爺的朋友,不必對奴婢說感謝,奴婢這就去廚房啦。公子且稍等,熱水都放在銀水壺里了,就在院子門口,公子要洗臉,可以直接倒。二少爺說公子不喜人接觸,這些倒水伺候的小事,不必奴婢動手。”她吐了吐舌頭,一溜煙跑了。

    禾晏望著她的背影,心想,肖玨倒是想的周到。找這么一個小姑娘過來,簡單純稚,大抵就算瞧出她有什么不對,也不會往別的方面想。倘若換一個聰明伶俐的過來,萬一就不巧發現了她的身份怎么辦?

    她低頭失笑,先去白果說的地方打了水回屋,梳洗起來。

    剛剛梳洗完畢,白果就抱著食籃進來了。她邁過門檻,將食籃放到桌上,“公子吃完后,將食籃放在這里就好了,奴婢會收拾的。有什么需要奴婢再進來。”不等禾晏說話,她就立刻又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禾晏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不知肖玨是如何與她說的。

    飯菜都是清粥小菜,如昨夜一般,不算豪奢,卻處處透著精致細心。禾晏吃完飯菜,將空了的碗盤放進食籃。整理了一下衣衫,走到桌前時,想到方才白果所說,拉開了木屜,果然見里頭放著厚厚一疊銀票。

    原以為白果說的銀票至多就一兩張而已,不曾想肖玨這樣大手筆,這點銀子,足夠給姑娘家下聘禮了。萬惡的貴族子弟,禾晏憤憤的想,難怪在濟陽的時候肖玨去買衣裳,百兩鮫綃紗眼睛都不眨的就定了下來。

    有銀子真是可以為所欲為。

    禾晏沒有動里頭的銀票,將木屜重新合上,走出了房門。

    她記性很好,知道從這院子到肖府的大門如何走,一路上也沒遇上白容微和肖璟。而其余的下人不知是不是被肖玨提前打了招呼,并未有一個人注意她,只是專注的做著自己手頭的事。仿佛禾晏出現在肖家,是一件極其自然的事,仿佛她老早就住在肖家,是肖家的一員。

    禾晏沒費什么力氣就出了肖府的大門。

    甫一出門,頓覺晴光燦爛,禾晏瞇了瞇眼睛,抬腳往一個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當初她離京投軍前,已經在樂通莊贏了一大筆錢,讓禾云生去了學堂。如今已經過了一年半載,不知道禾云生還有沒有在那家學堂念書。她不好直接去禾家,畢竟左鄰右舍都是看著禾大小姐長大的,就算是扮了男裝,也未必就不會被人認出來。禾云生學堂里的同窗不曾見過禾晏,想來也是安全一些。

    此刻時間還正好,禾晏沒有費多大力氣,就到了“鶴麓書院”門口。鶴麓書院比不上賢昌館,但在普通百姓家中,也算是不錯的學館了。在如今重文輕武的大魏,岳麓書院不僅教導文經,還有先生來教導武科,這一點是禾晏最看重的。禾云生于讀書一事上,啟蒙的稍晚了些,他自己也志不在此,但是拳腳功夫還不錯。若是以后走武人路子,也不是不行。

    正是清晨,讀書的最好時候,從岳麓書院里傳來陣陣讀書聲。禾晏不是書院的人,不好直接進去。便在外頭的茶館里叫了杯茶,坐了約莫大半個時辰,下學時候到了,才趁著先生們紛紛離開時,翻了個墻,進了書院里。

    不時有下學的學生出了書院門,禾晏正想找個少年問問禾云生在什么地方,不知不覺中,已經走到了學堂的窗前。從里頭傳來少年們的陣陣笑聲,帶著些惡意的調侃,“云生兄,你今日真的不跟我么一起去?今日可是王兄的生辰!”

    又有一人道:“云生兄哪里瞧得起我們?你看咱們一起玩,何時見云生兄一起來過?云生兄武科這么好,臉蛋又俊俏,這樣招姑娘喜歡,指不定日后就能結一門好親,飛黃騰達,干嘛與咱們廝混!”

    又是一陣起哄聲,禾晏微微皺眉,這樣的調侃,也實在太傷人了一些。禾云生性情驕傲急躁,怎么能受得了這個?該不會打起來吧。

    她心里擔心著,偷偷往里瞧,見眾少年圍著的桌前,正站著一名青衣少年,他低頭收拾桌上的書本,自始至終,也沒聽他說一句話。

    竟是生生忍下了這般羞辱。

    大抵是覺得如一拳打在棉花上,沒有半分響動,少年們鬧了一陣,也覺索然無趣,三三兩兩出了學堂,與此同時,禾云生將書本收拾好,起身出了門。

    禾晏遠遠地跟在禾云生后面。

    禾云生進了一條無人的巷子,才走了沒幾步,忽然覺得背后有勁風而至,下意識的轉身,一掌回過去,那一掌沒有打到人身上,而是與另一只柔軟的、卻又堅韌的掌心貼合,悄無聲息的擋住了他的掌風,輕而易舉的令他倒退幾步。

    “誰!”他警惕的喊道。

    下一刻,有個熟悉的帶笑的聲音響了起來,“好小子,看來一年多的學堂沒白練,力氣大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乍聞這個聲音,禾云生呆住了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面前的掌心撤去,露出來人的臉。一張眉眼間與他有幾分相似的、隔三差五就從他的腦海里浮現出的臉,一張姣麗秀美的、熟悉卻又陌生的臉。

    他的姐姐……禾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禾云生的嗓音顫抖了。

    禾晏一巴掌拍在他腦袋上,順勢揉了揉,“你什么你,叫姐姐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來了!”禾云生像是終于回過神,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也就是這個時候,這個少年才有了點昔日禾晏見過的影子,他上前一步,抓住禾晏的雙肘,像是在確認自己是在做夢還是現實,“你真的回來了?禾晏!你何時回來的?你知不知道這一年爹和我都擔心死了!”他的眼眶紅了,聲音哽咽了起來。

    禾晏看著面前的少年,心中難免唏噓。少年人個子竄得快,一年半載一過,禾云生個子又比從前長高了許多,如今看他,就得仰著臉了。他比之前也要瘦了許多,看上去高瘦挺拔,似乎已經是個大人。

    禾晏一把拉住他往外走,“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,跟我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茶室里,精致的糕點擺在面前,禾云生卻一點要吃的念頭都沒有。偏生面前人還將盤子使勁兒往他面前推,“你不是愛吃這個嗎?多吃點。”

    禾云生梗著脖子道:“我不喜歡甜食。”

    禾晏在心中翻了個白眼,也不知當初與她上山砍柴的時候,是誰望著禾綏給她的糕點流口水。她看向面前的少年,小孩子長大了,也懂得維護自己的自尊心了。

    說來也奇怪,她見過程鯉素、宋陶陶,都是比她小的孩子們,但唯有對禾云生,總是多了說不清道不明真切的牽掛,這點牽掛在涼州的時候被很好的藏斂起來,一看到禾云生本人,便怎么也抑制不住,只想將最好的都給這孩子,希望他日后好好的。或許是這具身體是禾大小姐的緣故,血緣親情的奇妙,正在于此。

    “你還沒告訴我,你怎么回來了?”禾云生盯著禾晏,猶豫了一下,“而且,你現在怎么這個樣子?”

    禾晏笑瞇瞇的看向他,“這個樣子……這個樣子不好嗎?”

    禾云生沒說不好,也沒說好,心里只是覺得古怪。他見慣了禾晏穿裙子的模樣,穿男裝也見過一次,可就算那個時候,也不及此刻自然。若非禾晏是他姐姐,倘若走在街上看到這樣一個人,禾云生是決計不會相信此人是女子的。

    禾晏生的挺漂亮,即便在過去禾云生與她關系最不好的時候,禾云生也不得承認這件事實。只是那點美總顯得有點輕浮廉價,尤其是她千方百計搜刮禾綏的銀子給自己買衣裳飾品的時候。如今的禾晏比那時候稍微黑了一點,幾乎是脂粉不施,與其說是漂亮,現在的她不如說是英氣。那點爽朗和飛揚的光,讓她的眼睛如星辰一樣明亮。

    其實……也是漂亮的,甚至比以前更吸引人了。

    不過,這根本都不是重點。禾云生回過神來,道:“你現在還在軍營里嗎?不對,如果還在軍營,你怎么能跑出來?”

    “你姐姐我,能力出眾,頗得上司賞識,”禾晏端起茶來喝了一口,“我投軍期間,僥幸封了個小官,如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封官?”禾云生嚇了一跳,“你自己不知道你自己是女子嗎?就算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!日后被人發現身份你就完了!不行不行,”禾云生急了,“你趕緊辭官,明日就辭!”

    禾晏歪頭看著他,“你就不問問,我被封的是什么官嗎?”

    “不管什么官,都不能留!”禾云生不耐煩道:“哪怕你是宰相都不行。再說了,你官越大就越危險,就算為了那點榮華富貴,也不能把命搭上。你必須辭官!”

    禾晏怔了怔,一時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禾云生一個孩子都能想明白的道理,禾家兩位在朝為官的老爺,怎么可能想不明白呢?李代桃僵,這分明是一件極危險的事,一旦被發現,她死路一條,可禾家還是讓她這么做了,且一做就是這么多年。

    原來不過是……人性貪婪,舍不得那點榮華富貴,又或者是,在他們眼中,禾晏的一條命只是一個砝碼,與可能博得的前程榮光來說,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“喂,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!”禾云生在她面前招招手。

    禾晏抬起頭來,笑了笑,“你說的這些,我當然知道。官是一定要辭的,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,我還有點事要做,等辦完了事就辭官。”

    禾云生正要問她是什么事,冷不防禾晏又開口了,她問:“不說我了,你們呢,我不在朔京的這些日子,爹怎么樣?范家的人有沒有來找茬?”

    禾云生眉眼沉下來,道:“那群混蛋,怎么可能不找茬。”

    原來禾晏投軍以后,范成之死始終沒有找到兇手,范家人便將怒氣發泄到禾家身上。雖然禾晏也是“受害者”,但正因為禾晏死不見尸,連對證都無。范成的家人時常在校尉場上找禾綏的麻煩,污蔑禾綏做事不當,害得禾綏丟了校尉的差事。

    好在在那不久后,朔京城里有一戶商戶想在府里請個護衛,得知禾綏曾是校尉,身手不錯,就請禾綏去府上做事。雖然聽起來不如當校尉體面,但商戶人家出手大方,銀錢給的很寬裕。

    禾晏有些懷疑,“銀錢寬裕,可你身上穿的這些不都是舊衣嗎?你那些同窗話里的意思,分明就是嫌你不肯與他們一道花錢了。”

    禾云生不可思議的看著她,“你居然偷聽……”

    “噓,”禾晏一笑,“我就是路過,恰好聽到而已。你們留著銀子不用,該不會是給你存著當聘禮的吧?”

    禾云生沒說話,他不可能告訴禾晏,雖然家里寬裕了不少,但他與禾綏商量過,禾晏這一投軍不知何時才會回來。一個姑娘家在外頭,不知吃了多少苦,能活著就很好。萬一回來的時候年歲大了,或是遭人嫌棄,便不嫁人,多攢點銀錢,日后禾晏在朔京想要一個人過日子,多點銀錢,過的總是不賴。

    見禾云生不說話,禾晏以為是自己猜中了,笑道,“別那么節省啦?我現在好歹也是有俸祿的人。”她從懷中掏出兩張銀票,小聲道:“先前打了勝仗,這是戰利品,陛下的嘉獎,這些錢你拿著,回去給爹和你自己做兩件新衣。對自己好一些,人靠衣裳馬靠鞍,你打扮的好看些,心儀的姑娘才會看中你是不是?小姑娘都喜歡俊俏的,你雖臉蛋俊俏,但性子不討喜,得用衣裳裝一裝。”

    禾云生捏著那兩張銀票,過了片刻,才問,“打了勝仗?你去戰場上了嗎?哪一場?濟陽水戰還是涼州衛所一戰,還是潤都一戰?”

    禾晏沒料到他還關注著這些事,撓了撓頭,道:“其實吧……這幾場,我都上了。”

    禾云生倒抽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禾晏走的時候匆忙,只留了一封信。禾云生后來托人打聽,朔京里當時招兵的那一批,全去了涼州衛。這以后,他便時時刻刻注意著涼州衛的消息,聽說路途遙遠,許多身體孱弱的人在路上就死了,他日日禱告希望天上的親娘保佑禾晏平安無事。又聽說涼州衛苦寒,練兵辛勞,只盼著禾晏能去做個伙頭兵。日達木子帶兵去涼州衛所的時候,他與禾綏一宿沒睡著,后來各自安慰,禾晏肯定沒事,她連刀都扛不起,又機靈,說不準都見不到敵人。

    濟陽水戰……潤都守城……總之,禾綏與禾云生自打禾晏投軍以后,便過的格外艱難。若非怕范家人順藤摸瓜抓到禾晏的下落,兩人只怕要收拾包袱親自趕到涼州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讓人給你們帶口信了嗎?”禾晏問。

    禾云生蹙眉想了一會兒,道:“有過兩次,但說的很短,而且都是寫紙條丟進屋里的,也沒能見上一面,不知道你那頭的情況。”說到此處,禾云生又氣又急,“你當時是怎么想的,怎么想到去投軍?你一個姑娘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沒有人說女子不能投軍。”禾晏怕了他的絮叨,截斷他的話頭,“而且你看我現在不是平安無事了嗎?對了,爹現在不做校尉了,范家人可還在繼續騷擾?”

    禾云生搖了搖頭,“打幾個月前,范家人就不來了。”他諷刺道,“他們打罵我們都認了,大概自己也知道這樣下去沒意思,聽說范家老爺又得了一子,也不在意先前那個了吧。”

    禾晏忍不住咋舌,范老爺都多大年紀了,還能老來得子,真是令人不知道說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回去吧。”禾云生看向禾晏,“爹晚上就會回家,你一回去,爹看到你不知有多高興。”

    禾晏搖了搖頭,“我現在還不能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云生,”禾晏耐心的看著他,“我現在的身份很微妙,四鄰街坊都是見過我的臉的,倘若被認出來……會有麻煩。就算我要與爹見面,也不是在家里。而且,現在并非好時候。”她把銀票往禾云生手里塞,“我今日過來,就是為了看看你。看你們過的還行,我就放心了。你回頭告訴爹我沒事,等過些日子,我們再找個地方見面。”

    禾云生有些委屈,好容易見到了,卻又要躲躲藏藏,仿佛見不得人一般。但他心中也清楚,禾晏說的沒錯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辦?”他把銀票反手往禾晏手上塞,“你自己不也要用銀子嗎?你自己拿著吧。而且你現在住什么地方?客棧嗎?客棧很不安全,聽說很多黑店……”

    禾晏懶得跟他推來推去,直接將銀票塞進他懷里,道:“我那里還有很多,厚厚一疊,想什么時候用就什么時候用,不勞你這小孩子操心了。我現在也不住客棧,托人正在尋宅子租下來,在這之前,就住在朋友府上。”

    “朋友?”禾云生耳朵豎了起來,警惕的看著她,迫不及待的追問:“你什么朋友?在涼州衛認識的?多大年紀了?男的女的?”

    禾晏:“......”

    這模樣,怎么莫名像是父親管女兒在外留宿一般?她心想,要是將肖玨的名字說出來,禾云生大概今夜就要跟著她一道回肖府了——畢竟禾云生的那句話現在禾晏都還記得。

    “若我是個女子,我必只愛慕他他一個!”

    禾晏嘴角抽了抽,一時無法想象禾云生與肖玨站在一處的畫面,半晌才道:“小孩子管這么多作甚,總之是個大人物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cgzjal.tw最快更新重生之女將星最新章節。
2012斯诺克世界锦标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