擄愛強歡:郁少的假面妻

第494章 暫時不讓郁司城出來
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cgzjal.tw最快更新擄愛強歡:郁少的假面妻最新章節。

    南望點了點頭,“嗯,沒問題。”

    竹煙可能還想說些什么的,但是一時間也想不出來了,就那么拿著手機安靜了好一會兒。

    “竹小姐?”南望在那邊提醒她。

    她這才回過神,“嗯……沒事了,你掛吧。”

    收了線,竹煙放下手機,一個人又待了一會兒在,終于躺床上去睡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她起得比較早,這兩天都沒空吃早飯,估計以后都是這樣,要在車上解決。

    南望來接兩個孩子,她走之前跟她說了一會兒話。

    “您今天去郁總那兒么?”

    竹煙搖頭,“可能抽不出時間。”

    南望不知道他們之間具體的矛盾點,但郁總出事進去,并不足以成為竹小姐不去看他的理由,因此,他也就不好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“郁總這次,雖然說是被安卿辭誣陷了,但他們肯定也會找出一些有的沒的所謂罪證,他既然進去了,肯定好多人盼著他不能出來,您有沒有想過用什么辦法讓他出來?”

    竹煙聽著這個話,先是表情不大,然后才笑了一下,看向南望。

    “或多或少罪證?”她柔唇微微彎著,但臉上其實并沒有什么笑意,“那就是說,他還是犯過的?你一直跟在他身邊,他都做了些什么,你跟我說說,我也好知道從哪里下手?”

    南望沒想到她這么問,倒是楞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這是……不信任郁總嗎?”

    竹煙表情不置可否,只略頷首:“你進去吧,等他們倆吃完早飯,送他們去學校,麻煩你了。”

    南望只能說:“不麻煩!”

    竹煙的車子上路。

    中途,她接到了鄒欣的電話。

    “早啊。”

    “早。”鄒欣在電話里直接問她:“我爸說,郁司城既然進去了一趟,肯定會被人為難,不會毫發無損的出來,反正得背點壞名聲,想問問你準備怎么保他出來?”

    畢竟,現在聯合部上下,就她一言九鼎,而且以她跟郁司城的關系,肯定會優先處理這個事。

    哪知道,竹煙只是一句:“等我處理其他事再說。”

    鄒欣微愣,以為自己聽錯了,“哈?”

    竹煙:“有問題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鄒欣有點不理解,“難道,郁司城真的做了什么,你不能接受的事情?”

    竹煙沒有回答這個問題,只是問:“昨晚,跟蕭申聊得怎么樣了?沒什么問題吧?”

    鄒欣立刻就沉靜了許多,“我們現在是在談公事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“現在又不是上班時間,我非得跟你談公事?”

    稍微的深呼吸,鄒欣才一邊踢著路邊的石子一邊道:“他的過去,我從來沒問過,但是如果過去已經成為過去的話,我不會覺得有什么,可如果過去沒辦法成為過去,那我不能忍受。”

    竹煙聽明白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還是道:“蕭申和珂兒的事,我是知道的,珂兒喜歡蕭申的哥哥,你沒什么好介意的,再說了,蕭申現在只是喜歡你,對安軻兒,頂多是出于朋友的關心。”

    “安軻兒是不喜歡蕭申,可蕭申喜歡她。”鄒欣一針見血的點明,“就當我是被慣壞了吧,就算正常女孩子,誰不希望自己男朋友心里只有自己一個人?”

    這話也沒什么問題,所以竹煙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么,想著到時候跟蕭申聊一下。

    至于郁司城的問題,“你告訴鄒先生,郁司城那邊我會看著辦的,他不用太擔心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竹煙去了聯合部,她的新辦公室。

    這地方,想一想,她好像還真是沒來過,以前她只會在外交部,郁司城這兒,她是不會過來的。

    她現在剛上任,但也不算是一個人都沒有。

    鄒先生和袁先生認識的很多后輩都自發成了她的人,這一點,給了她很大的幫助,這也是父親給她鋪好的路。

    所以,有時候竹煙真的覺得,她的前面二十年過得很艱難,但是后來這幾年,雖然偶爾不順,但總體來說,真是稱之為行大運也不為過。

    她在會議桌上比較沉默,多半是聽他們說。

    “郁先生這件事,確實不好辦,如果現在就讓他出來,很難保證安卿辭還有沒有人會暗中使壞。”

    安卿辭既然敢卷土重來,肯定是有所準備,不會只有隋意一個棋子。

    也有人反對的,“如果安卿辭手里還有人,早該來對付竹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先前說話的人回答:“如果現在的竹小姐還是以前的那一個,那當然是被對付了,但她已經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現在她坐在這個位置上,無論誰想動她,都得仔仔細細的考慮一番自己家里人的安全問題。

    對于這個問題,兩個觀念的人討論了半天,最后竹煙才發話:“既然是這樣,那就先讓郁司城不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反正聽南望的意思,他在里面,除了沒有人身自由,其他的并沒有任何影響。

    “再者。”她道:“高洛賓這個人的事情,要仔細處理,安卿辭會落網,他立了功,何況,他現在已經改過不少。”

    她這個話,可能是因為有些人不贊成,所以多少是有些人稍微蹙起眉,并沒有立刻給予回應。

    竹煙知道他們在想什么,“我能理解你們的想法,在我真正認識他之前,我也覺得他是傳聞中那樣的十惡不赦、陰狠又病態,總之就沒有人性該有的善良面,但我現在對他改觀了,希望也能給你們這樣的機會,之后我們再具體討論這件事。”
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cgzjal.tw最快更新擄愛強歡:郁少的假面妻最新章節。
2012斯诺克世界锦标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