欺愛情殤:大少太狠心

第628章 還在為她著想
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cgzjal.tw最快更新欺愛情殤:大少太狠心最新章節。

    言溪還在看守所,但是他已經知道任嫣接管言氏,并且把言氏改回任氏一事。

    看守所會定時定點的放新聞聯播,他就是在新聞聯播上得知的。

    得知這個消息,他心里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感覺,很復雜,心里酸酸漲漲的,又有些疼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他嗤笑了一聲,引得旁邊的警察低聲呵斥一句,“好好看電視,不許說話。”

    言溪抬起頭繼續看著屏幕,心思卻已經完全飛了。他現在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外面的真正情況,但是卻沒有渠道。

    “警察先生,我可以給我的朋友打個電話嗎?”放完新聞之后,言溪找到警察問。

    “可以,一分鐘。”這警察倒是也沒有廢話,直接帶著他到了電話機旁。

    看守所的座機是帶有錄音系統的,會自動錄音,所以這警察倒是也不怎么擔心他會說什么不該說的,站的離他很遠。

    言溪撥的是寧華的電話,開口第一句便是:“和我說說現在言氏的情況,我知道任嫣已經當上總裁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知道的那樣,任嫣公布了她的身份,當上了總裁,我站在了她那邊,你現在是不是對我挺失望的?你讓我幫你守著公司,我卻幫著別人把你的公司給拿走了。”寧華苦笑了一聲,等著對方罵他。

    無論打他也好罵他也好,都會讓他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“我沒有失望,你告訴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還有十秒鐘。”警察善意的提醒。

    言溪臨時改了話風:“你明天過來找我一趟,我們詳細的談談,我沒有生你的氣。”

    其實心里還是有氣的,自己最好的朋友背叛了自己,心里怎么可能一點失望也沒有?但是,他知道,寧華并不是個惡人,也沒有想過要主動傷害他,所以可以諒解。

    當然了,原諒的前提是對方可以說出一個可以完美解釋的理由。如果對方什么也說不出來的話,那他還是會失望的。

    一分鐘的時間到了,言溪掛斷了電話,他看向那警察:“現在我回自己的房間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警察點了點頭,親自帶著他回去了,又交代一句,“其實探視也是有時間限制的,最多十分鐘,明天你自己把握好時間。”

    言溪在心里算了算時間,覺得夠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寧華帶了一堆東西過來了。都是日用品,還有衣服被子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我擔心你在這里過的不好,所以帶了點東西過來。”寧華沒有說帶了什么,但是言溪看見那么一大包東西就知道不少。

    寧華自顧自的道:“而且,我找人疏通了關系,再過三天你就可以換到單人房里了,言溪,抱歉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,他還是說了一句抱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言溪哂笑,“把我的公司賣了,然后再道歉?寧華,你給我一個理由吧,給我一個理由,我就不生氣。”

    給他一個理由他就相信,他就原諒對方,不生氣。

    寧華搖了搖頭:“沒有理由,如果一定要找一個理由的話,那就是我覺得你之前對任嫣的確太過分,而且言氏本來就應該是任氏,這些東西原本你是不應該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他一口氣說完了,又不敢去看言溪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你說的沒錯,我之前的確對不起任嫣,你做的是對的,寧華,我不怪你,要怪的話,只能怪我自己。”如果不是當年他作孽太多,又怎么會落得這樣一個下場?

    寧華又連忙道:“其實也還好,就是被蔣欣兒給蒙蔽了,對了,任嫣的父親死之前見到的最后一個人是不是你?”

    他不能直接問是不是你害死了任嫣的父親這種話,只能拐著彎問。

    言溪沉聲道:“是,他發病之前見的最后一個人是我,之后他就再也沒能從醫院里出來。”甚至,他都沒有再醒過來。

    寧華心里確認了,卻不敢在看守所說出來。他嘆道:“那些事都過去了,言溪,你現在打算怎么辦?等出去之后。”

    任氏肯定是沒有他的位置了,任嫣恨他,絕不會給他留位置。如果不去任氏的話,言溪應該去哪兒呢?

    “等出去之后再說,以我現在的情況,出去都困難,寧華,幾分鐘了?”言溪問。

    寧華愣了一下,隨后會意:“還有兩分鐘。”

    “任嫣現在怎么樣了。”言溪的語速加快了一些。

    寧華想了想,最終還是沒有選擇刺激言溪,只道:“她現在很好,已經是任氏的總裁了,就是很忙,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很多,唉,給她做助理比給你做助理累多了,我打算過幾天就離開回寧氏。”

    寧家已經催了他好幾次了,那邊表示可以接受傅果子了。所以,他已經可以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回去也好,等她穩定下來再回去吧。”言溪聲音低沉,眸色莫測。

    寧華應了下來。他本也就是這樣想的,等任嫣步入正軌,他也就可以離開了。只是沒有想到,任嫣都這樣對言溪了,言溪居然還能為對方著想。

    時間到了,寧華只能離開。

    任嫣到了看守所,表明了要見言溪,卻被告知對方時間已經用完了。

    “用完了?”任嫣詫異。

    警察道:“對,我們這里一個犯人一天只允許一個人探視。”

    “他還不是犯人,還沒有被定罪。”任嫣想了想,道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來見言溪,但是既然已經來了,就沒有見不到人就走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都來我們這里了,基本上就確定了,小姐,你也別為難我了,我真的不能讓你見他。”警察也很為難。

    任嫣又磨了幾句,但是對方依舊不同意,軟硬不吃。沒有辦法,任嫣最后只好離開了。

    言溪在打飯的時候聽見兩個警察閑聊,談及他。

    “這個言溪,運氣還真好,今天還有個美女來找他,不過可惜,他的次數用完了。”一個警察道。

    另一個警察立刻八卦的問:“美女?什么樣的美女?”

    “寧一希,和寧一希長的一模一樣,我猜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寧一希,人家叫任嫣,是言溪的前妻,今天才見了新聞。”
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cgzjal.tw最快更新欺愛情殤:大少太狠心最新章節。
2012斯诺克世界锦标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