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醫戰圣

第1194章 姐弟情深
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cgzjal.tw最快更新玄醫戰圣最新章節。

    江雅先是豎起耳朵,仔細聽著外面的動靜,確定守衛不在近前之后,才壓低聲音急道:“聶大師,我有一個辦法逃出去,但需要你的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逃?”聶遠先是一愣,緊接著嘴角勾起一道嗤笑之色,“怎么逃?飛出去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開玩笑!你只要聽我的,有很大機會逃走,只不過,逃走之后,要逃向哪里,我心里也沒底。”江雅苦笑一聲。

    江雅對這里的地形一點兒都不了解,因為過去從未到達這片地域,對她來說完全是一處陌生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要怎么做?”聶遠皺起了眉頭,他自然也想逃出去,可被一名凝神武者,還有數百近千名強大的高手看守,憑他們兩個,逃出去的機率無陷趨近于零。

    “等一會!江木肯定會來勸我,讓我乖乖就犯,到時我將計就計,假裝同意,然后趁他給我解綁的時候把他打暈,你化妝成他的樣子……”

    聶遠人眼皮狠狠抖了幾下,忍不住問道:“你確定他會給你解綁?那個人渣連自己的老子都殺,會這么好心?”

    江雅痛苦地搖了搖頭:“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成功,但是,哪怕只有一線生機,我都不想放棄。”

    聶遠沉默了大半天,很清楚這個計劃很冒險,一旦被那喪心病狂的江木識破,恐怕再無轉圜的余地,兩人馬上就要死。

    反正開啟古老青銅門只是需要江雅的血液,并不需要她活著。

    江雅之所以還活著,不過是江木還念及一些舊情而已。

    畢竟在江家,江雅是唯一真正關心江木的人,把他當成唯一的親弟弟來看待。

    “好!我用機關術的確可以臨時做一副假面具出來,冒充江木不成問題。”聶遠默默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我們這樣——”

    兩人又繼續商議了具體細節,過一會兒外面有腳步聲響起,于是各自迅速閉了嘴,假裝虛弱地靠在一側。

    江木帶著兩名孽龍龍眾走進來,看到江雅之后,神情變化有些復雜,他輕輕嘆一口氣,隨即慢步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姐姐!”江木從龍眾手里抓過銀色的盤子,上面放著新鮮的水果。

    江雅幽幽睜開眼睛,淡淡道:“弟弟!你來了。”

    江木身形一顫。

    一句‘弟弟’,直接把江木的情緒帶到了年幼的時候,那時江雅總是做一名很稱職的姐姐,保護江木不受其它人欺負。

    自從江雅得知江木才是幕后指使,那句‘弟弟’就再也沒有出現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江雅叫出‘弟弟’后,江木的心情瞬間變的晴朗,仿佛有一種想要飛起來大叫的沖動。

    “姐姐——你,你肯叫我了。”江木欣喜若狂,端著銀盤的手,都不斷開始顫抖起來。

    “哎!我們本就是姐弟,叫一聲也沒什么吧。”江雅虛弱地坐直身體,輕輕喘了幾口氣,看著江木,淡淡道,“你來找我,還是為了那件事吧?”

    江木苦笑一聲:“姐!事到如今,無論我們誰,都沒了退路,一切都要硬著頭皮向前走,但我保證,一定想辦法讓你活著。”

    江木說著言不由衷的話。

    據測量,古門激活需要血量,至少也要充滿那透明管道,大約是成人的八成血液,放出那么多血,沒人能扛的住,只有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“呵呵——現在我對于能不能活著已經沒啥期待了,只是有一件事情非常遺憾,眼看到了生命的盡頭,卻依然無法實現,真是很不甘心啊。”江雅雙眼漸漸變的通紅,泫然欲泣的表情,足以打動任何鐵石心腸的人。

    就連江木都突然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之中,他咬了咬牙,將銀盤子放到一邊,深深注視著江雅,沉聲道:“姐!你有什么愿望就告訴我,我一定想辦法為你實現。”

    江雅呆呆地看著江木,似是陷入了某種回憶之中,過了幾分鐘才幽幽說道:“我記得小時候,你被老爸家法后,總是因為屁股太疼而無法睡覺,只敢一個人躲到墻角偷偷哭泣,為了安慰你,我就會做又好吃又好看的糖人,然后你就會破涕為笑,好久沒給你做過糖人了,我知道你最近受了很多委屈,所以,我——想再給你做一次糖人。”

    江木的一雙眼睛像是瞬間凝滯了,身體微微顫抖,仿佛石化一樣愣在當場,即使他真的是鐵石心腸,也無法遏制地想要哭出聲來。

    江木想起小時候的一幕幕,孤獨無依處處受人排擠的他,一直被江雅保護著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江雅,江木未必能活到現在。

    哪怕江木并非一個知恩圖報的人,僅僅只因為那一份對他來說彌足珍貴且得之不易的姐弟情,就足以讓他方寸大亂。

    “好!”江木壓抑著悲痛的情緒。

    江雅默默點頭:“做糖人的時候,我只想讓你一個人陪伴,你讓他們去其它帳篷吧。”

    江木毫不猶豫地回頭,對那兩名孽龍龍眾說道:“你們兩個把聶遠帶到旁邊的帳篷,沒有我的命令,不準出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龍眾的特質就是聽話,他們加入孽龍的時候,就被催眠洗腦,從此一生只忠于組織。

    等到帳篷里只剩下姐弟倆,江木趕緊說道:“姐!我去準備食材,你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本來江木離開前想替江雅把束綁解開,但想了想,還是選擇最穩妥的辦法,并未解綁。

    過了十幾分鐘,江木氣喘吁吁地返回來,雖然看起來很累,表情卻異常的興奮。

    “姐!東西都準備好了!”江木叮叮當當準備了一大堆東西,鍋碗瓢盆應有盡有,另外還有一大堆制作糖人的面粉和糖漿。

    “嗯!”江雅緩緩起身,盯著那些工具,幽幽說道,“現在可以給我解綁了吧?”

    江木似是沒有懷疑江雅的動機,反而尷尬地笑笑,連忙走過去,手忙腳亂地幫她解綁,同時說道:“姐!讓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還好!”江雅揉了揉因鐵鏈摩擦而蹭起的手腕皮肉,忽然指著地上大包小包的器具,說道,“把鍋幫我架好,我先洗洗手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江木一邊擦掉眼淚,一邊幫江雅準備工具,他隨手將背包卸下扔到木頭床上。

    江雅走到洗漱架旁邊,倒了一盆水放在支架上,假裝在認真地洗手,目光卻不斷瞟過江木放在床上的背包。

    背包的縫隙里,半截槍身顯露出來,那是一把米國蝎式手槍,有很大的殺傷力。
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cgzjal.tw最快更新玄醫戰圣最新章節。
2012斯诺克世界锦标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