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醫戰圣

第993章 古怪至極
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cgzjal.tw最快更新玄醫戰圣最新章節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怎么能行?”雷刀大叫道,“老爺你……”

    雷鳴皺起眉,迅速朝他搖搖頭,示意雷刀稍安勿躁,按照自己的計劃行事就好。

    林蕭一直在觀察,總覺得今天雷鳴怪怪的,也不說話,總是讓雷刀出來講條件,談交易。

    “雷鳴!虎毒都不食子,你為了對付我,拿自己的女兒當擋箭牌,還算個男人嗎?”林蕭陰冷的目光印在玻璃上,冷冷說道。

    雷鳴看了林蕭一眼,依然沒說話,然后挺直胸膛,嘴角勾起一絲譏諷的笑意。

    看到這個笑,林蕭微微一怔,怎么如此熟悉?

    “林蕭!給你一分鐘時間!”雷刀大手一揮。

    嘩啦啦!

    馬上沖出十人,紛紛掏出手雷,做出隨時準備投擲的動作,虎視眈眈地注視著房門。

    只要雷刀一聲令下,大量的手雷就會被投擲進去,密集轟炸下,相信林蕭一定會落入被動。

    這種程度的威脅,對他來說根本不值一提,而且別墅房子面積很廣,隨便就能躲藏,對方如此作派,明顯只是在警告。

    警告的目的,就是為了讓他答應雷鳴的條件,遠走他鄉,遠離龍騰。

    墻壁上的血書,古書里的詛咒和降頭,都充分說明雷鳴要殺林蕭的決心,怎么又會突然改變主意,要講什么條件?

    林蕭總覺得這里面有些怪異,卻又想不通、猜不透。

    “還有三十秒!”雷刀眼睛瞪的滾圓,繼續叫道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那些雷家精銳,也都開始慢慢向前壓進。

    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雷鳴的神情越來越緊張,時不時都會輕微挪動一下步子,來掩飾自己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時間到!”雷刀狠狠一咬牙,揮手下令強攻。

    呼呼呼!

    雷家精銳毫不猶豫地將手雷投了出去,砰砰砰砸碎玻璃,砸入屋中。

    林蕭抓起阿雪向后疾退,一個翻身躲在酒柜之后,隨即爆炸聲此起彼伏的響起來。

    嘩啦啦!

    其它精銳快速前壓,槍聲也在下一刻陡然響起,瘋狂的子彈開始朝別墅里面傾灑進去。

    噠噠噠!

    硝煙彌漫起來,濃烈的火藥味兒開始飄散在空氣中,激烈的槍聲,像是過年放起的鞭炮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然而,雷家十幾名精銳,剛剛沖入別墅內,便悄無生息地倒下。

    林蕭的十二星宿隨手擊發,就是十幾條人命,別說這些普通人,就算一隊武者來了都不夠看。

    雷鳴的表情非常著急,表情僵硬的臉上,帶著濃濃的擔憂,在院子外轉來轉去。

    “快!你們繼續往里沖,把林蕭拿下!”雷刀舉著雙槍,對剩余的其它雷家精銳吼道。

    今天的機會若是失去,更沒有了對付林蕭的可能,雷刀即使非常不愿意與林蕭對抗,此刻也是騎虎難下,只能硬著頭皮往上沖。

    忽然,雷鳴從隊伍里跑出來,猛地推開雷刀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從懷里掏出一枚手雷,瘋狂沖入別墅,朝林蕭方向撲過去。

    “老爺!”雷刀大叫一聲,眼中充滿了恐懼和吃驚。

    老爺就這樣沖進去,林蕭能放過他么?根本是必死之局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雷鳴撥掉了弦。

    林蕭抬抬手,卻猶豫了。

    如果殺了雷鳴,雷靈的下落會很難尋找,正是這短暫的失神,雷鳴已經沖到身前。

    眼看手雷就要爆炸,林蕭猛地飛起一腳,狠狠踹在雷鳴胸口位置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雷鳴就像斷線的風箏,在半空中劃起一道弧線,然后重重墜落在地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口鮮紅炙熱的血液,像是噴泉似的從雷鳴口中噴出來,飄灑在空氣中,頓時染紅了大片地面。

    當當當!

    手雷滾落在地面上,林蕭趕緊藏到酒柜之后,等了幾秒卻根本沒有爆炸的跡象。

    “嗯?”林蕭疑惑地探出頭看了一眼,卻突然愣住了。

    那枚手雷,竟是一枚特制的仿真手雷,做的十分精細,幾可以假亂真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林蕭有點意外。

    槍聲也隨即終止。

    “都住手!”雷刀忽然大叫一聲,沖到雷鳴身邊,顫聲道,“老爺!你這是干嘛?為什么要拼命?就算死,也是我先去死才對!”

    雷鳴張了張嘴,大量的鮮血就從嘴里涌出來,堵住了他想說的話。

    眼神痛苦的雷鳴,表情卻沒有過多變化,平淡如水,都痛苦成那樣了,卻連皮膚的褶皺都沒什么改變。

    雷家眾多精銳龜縮在一旁,表情非常難看,相互之間交換眼神之后,竟不顧雷刀和雷鳴的死活,快速朝后退去。

    退到中途,不知誰喊了一聲:跑啊!

    所有人頓時化作鳥獸散,轉眼間就逃的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剛才還殺氣騰騰的現場,立即變的無比安靜,只有雷鳴低沉的喘息聲,和雷刀壓抑的哭泣聲。

    林蕭慢慢從別墅走出來,眼中并無憐憫。

    既然雷鳴一心致自己于死地,得到這個結局,也是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剛才那一腿,林蕭雖未用全力,但踢在普通人身上,內臟早就破碎了,根本活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只是,雷鳴為什么用一枚假的手雷嚇唬自己?

    “雷鳴!你什么意思?”林蕭一步步踏近,身上帶著濃濃的煞氣。

    雷刀護在雷鳴身前,如臨大敵般舉起槍,手指微動就要勾動扳擊。

    當!

    林蕭隨手一揮,金屬線帶著子母刀,瞬間便把槍頭削掉。

    雷刀大吃一驚,扔掉手槍,兩臂一抻,在胸口化出弧形,擺出兩記手刀,兇猛地劈向林蕭。

    “滾開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林蕭目光冰寒,手掌向前輕推,就破了雷刀的攻勢,再次一拂,他就蹬蹬蹬退出去,腿一軟呆坐在雷鳴身前。

    念在雷刀以前并未真正對付自己,林蕭手下留情,沒有痛下殺手,要不然剛才那一刀早就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林蕭一步步走向雷鳴,同時帶給兩人龐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蜷縮在地的雷鳴,忽然劇烈地咳嗽起來,由于震動,脖子處一個小巧的透明薄片陡然滑落,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咦?”林蕭愣了一下,瞬間沖刺來到他的身邊,伸手就要去取那奇怪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你走開!”雷刀突然不知從哪來的力氣,憤怒地推開林蕭,“老爺已經變成這樣,你還想干什么?難道一定要趕盡殺絕嗎?”

    “雷刀!是你們算計我在先,得到這個結局,又怪的了誰?”林蕭冷笑一聲,蠻橫地推開雷刀,上前一步,撿起了那圓形薄片。

    圓形薄片很輕,捏在手里像是一層綿質的薄紗,韌性十足,如果放在太陽底下觀察,隱隱可見縱橫交錯的金屬線顯露出來。

    “這是——”林蕭忽然身形一震,眼睛瞪的老大。
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cgzjal.tw最快更新玄醫戰圣最新章節。
2012斯诺克世界锦标赛